張豈之:問渠那得清如許

出生于1927年的西北大學名譽校長張豈之先生,師從湯用彤、任繼愈、侯外廬等大家耆宿,辛勤耕耘于中國思想史,從思想到文化,由史學而哲學,沿著文脈施施而行,追溯學說源流,探尋文明播遷,見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學術研究傳承、創新、發展的歷程。

  張豈之1950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哲學系,同年考入清華大學文科研究所讀研究生。1952年赴西北大學從教。在侯外廬的帶領下,他和李學勤、楊超、林英、何兆武等開始修訂及增補《中國思想通史》第一卷至第三卷,隨后又參與第四卷編寫工作。《中國思想通史》將中國思想史建立在中國社會史研究的基礎上,初稿由侯先生認真審閱,多次修改。思想是文化的核心,各種各樣的文化都體現著一定的思想和價值觀;文化是思想的載體,離開文化論思想,就把握不住思想的實質。思想文化有一個傳承、發展的歷程,要知其脈流,就得會通古今中外。總之,思想文化史研究要與史學、哲學等相結合,加強學科交叉與融合。張豈之說。

  張豈之長期從事中國思想史、哲學史和文化素質教育研究,在半個多世紀的研究和教學過程中,積累了豐富的學術研究及學術領導經驗,見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學術研究的發展歷程。按照侯外廬學派集體攻關的科研傳統,他參加主編的《宋明理學史》《中國思想史》《中國思想文化史》等成果先后出版。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,他主編的著作有《中國思想史》《中國歷史大辭典·思想史卷》《中國儒學思想史》《中國傳統文化》《中國近代倫理思想的變遷》《中國近代史學學術史》,以及《陜西通史·思想史卷》《中國歷史》,自著有《顧炎武》《儒學·理學·實學·新學》《春鳥集》《中華人文精神》,并主編《華夏文化》雜志。

  張豈之時刻不忘自己的教師身份,總是把研究和教學緊緊結合在一起,通過教學,以文化人。2007年,學生輯錄出版了《張豈之教授與研究生論學書信選》,一封封飽含深情的書信,反映了張豈之對教師職責的堅守。

文化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重要力量。在張豈之看來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與新中國一起成長的學人是幸運的。時代風云激蕩,歷史滄桑巨變。今天,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、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,也更加需要從70年奮斗實踐中提煉出發展與變革的內在規律,汲取豐富營養與不竭動力。我們要進一步加強文化自信和學術自覺,面向未來,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,使之成為我們的精神根基;通過現實問題思考學術研究,將學問用在匡時濟世上,使學科體系在方位上有新的突破并展開新的格局。

記者 陸航


原文鏈接

中國社會科學報:http://www.cssn.cn/zx/bwyc/201909/t20190920_4974451.shtml


< 上一篇

追尋張騫的足跡——月氏與康居的考古...

西安:千名大學生拼出“中國”圖案祝...

下一篇 >